印度瑜伽行者

無論是宗教、瑜伽、詩歌或是傳統韋達養生學體系,都使得印度這個國家無論何時到訪都充滿著不可抵擋的神秘感,印度作為瑜伽的發源地,成為了許多熱愛瑜伽人群心目中的朝圣地,而那些被瑜伽修行者選中的地點更是有著許多值得探尋的特質與魅力。

印度瑜伽行者

帕瑪斯尼克檀瑜伽學院負責人Sadhvi BhagawatiSaraswatiji 的眼神散發著平和寧靜的光芒。

無論是宗教、瑜伽、詩歌或是傳統韋達養生學體系,都使得印度這個國家無論何時到訪都充滿著不可抵擋的神秘感:文學家在《 摩訶婆羅多》 與《 羅摩衍那》 兩大印度史詩中窺見到了人類文學藝術中寶貴的精神財富,虔誠的佛教徒來到這里尋覓佛陀成道、講法、涅的蹤跡,印度傳統的阿育吠陀醫學體系幾乎影響了世界上所有的醫學系統,而源于古印度六大哲學派別一系的瑜伽,其探尋“梵我合一”的精神理念已經成為東西方許多熱愛生命的人們最理想的修身養心方法。 而那些篤信精神力量的人們會發現,在幾千年的生命成長中,這個國度早已充滿了靈性與覺知的能量,是超越時代評判準則下“真”與“美”的融合,也是將“生”與“死”完全呈現給人們的圣潔之地。相較于傳統醫學的復雜深奧、宗教之間的壁壘分明以及文學詩歌以專業為導向的興趣愛好而言,“瑜伽”在現代社會更好地將印度幾千年來的精神財富與哲學思想傳播到了整個世界。

印度瑜伽行者

教堂的修女在本地治里Promenade 海灘悠閑地散步。

印度總理莫迪曾說過:“ 瑜伽是我們古老傳統的寶貴禮物。瑜伽體現了心靈和身體的統一、思想與行動的統一,這種整體方法有益于我們的健康和福祉。瑜伽不僅僅是鍛煉,它是一種使自己、世界與自然三者合為一體的方式。”當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瑜伽”不僅僅是身體層面的鍛煉,而是超越身與心靈共為一體下的哲學理念時,印度作為它的發源地,成為了許多熱愛瑜伽人群心目中的朝圣地,而那些被瑜伽修行者選中的地點更是有著許多值得探尋的特質與魅力。

印度瑜伽行者

Somatheeram Ayurveda阿育吠陀養生中心的木屋別墅與理療師。

素食瑜伽圣地——瑞詩凱詩

從德里出發往北220 公里,便可到達恒河抵達人間的第一座城市——哈瑞德瓦爾(Haridwar)。或許有很多人并不了解這座小城,但是作為恒河源頭,無論是印度教徒或是游人都會傾心前往。因為這里同樣也是與瓦拉納西(Varanasi)齊名的“恒河祭祀”之城。

距離哈瑞德瓦爾 25公里的瑞詩凱詩( Rishikesh) 便是著名的“瑜伽圣地”。最早被西方人所熟知的原因,大概源于1968 年,風靡歐美的披頭士樂隊(The Beatles) 由主唱列儂帶領著來到瑞詩凱詩,并追隨瑜伽大師瑪哈士體驗“超覺靜坐”這一經歷。雖然列儂所停留的精舍早已破敗,但這里仍舊分布著大大小小幾百間瑜伽學院。帕瑪斯尼克檀瑜伽學院(Parmarth Niktan Ashram)便是瑞詩凱詩最古老并且最著名的瑜伽修行地之一。世界各地人群對瑜伽熱愛的背后是人們對于追尋內心平靜、身心平衡統一的印度哲學觀的認同。因此,許多熱愛瑜伽的人士會不遠萬里來到這里,參加瑜伽課程。

清晨的恒河岸邊,許多瑜伽士已經早早沐浴完畢,靜靜地坐在岸旁的石階上冥想。牛群緩慢穿梭于街道,與摩托的轟鳴,人群的熙攘,組合成頻率高低不同的音階。

橋梁將恒河的兩岸連接在一起,無需乘船渡過,只需步履不停。幾臺石階,將帕瑪斯尼克檀瑜伽學院與岸邊的道路隔了開來。庭院內是秀氣的植物,仿佛無有塵囂。通往晨瑜伽的小徑有著垂落的三角梅,地上則落滿了花瓣。毋庸置疑,外界的環境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我們的情緒,作為修行地,遠在進入心靈之前,瑜伽的氛圍已經融進了周遭的環境中。

印度瑜伽行者

瑞詩凱詩的瑜伽士。

我們所參加的是這里的晨瑜伽與冥想,在日光還未強烈地洗禮皮膚前來到中心的草坪上。帶領我們的是從事瑜伽許多年的老師,在晨瑜伽中,更多側重的仍舊是呼吸與伸展,從背部至前胸,從頭頸至腳踝,在呼吸之間更深層次地與自己的身體交流對話。

晨瑜伽完畢,純素的早餐很好地將清晨吸取的能量轉化為上午的動能。從餐廳出來則是他們的教室,專業的瑜伽師會為學生講解冥想的方式方法。能夠看到人形化組成的9 大行星廟宇,他們相信,每顆星星上都有守護的神靈,瑜伽的本質依舊是以人與宇宙共生的原則為基礎,尊重生命的本身,需要更多地了解宇宙的力量。被9 大行星所環繞的是太陽,而四周分布著太陽系的其他星體。在旁邊的雕塑中,印度史詩《羅摩衍那》的男主人公羅摩(Rama)被認為是毗濕奴的第7 次化身,他的造型多是手持弓箭,印度教徒相信他能夠保護所有的人。

帕瑪斯尼克檀瑜伽學院的負責人之一,SadhviBhagawati Saraswatiji 是一位畢業于斯坦福大學的美國人。當她第一次來到瑞詩凱詩時,正將心思放在自己的心理學博士論文中,并不知道自己會留下。但當她與朋友來到這里時,她說:“我深深地感受到一種完全的轉化,當時我意識到我應該留在這里,仿佛是心靈尋找已久的家園一般。”在20 年間,她仍然會回到美國,但只是以一個心靈導師的身份從事一些瑜伽課程。

Sadhvi Bhagawati Saraswatiji 為我們解釋了阿斯湯伽瑜伽(Ashtange Yoga)的八支分法:Yama(制戒),指的是我們需要以非暴力、誠實、不偷盜、節欲和不貪婪的心態來面對生活,Niyama(內治),以純凈和自省的心態來感受世界,這些是瑜伽的基礎。從Yama(制戒)、Niyama(內治)、Asana(體式)、Pranayama(呼吸控制)、Pratyahara(制感)、Dharana(專注),到最終的Dhyana(冥想)、Samadhi(入定),瑜伽囊括了人生所有的內容:如何生活、你存在的價值、追尋的目標等。它并不是信仰,在瑜伽的世界中并不存在一個所謂的“神靈”,它關注的是“你自己”而非他人,在瑜伽的世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靈魂而非實體,因此我們彼此交融合一,這些才是瑜伽真正的意義。

印度瑜伽行者

在斯文南達瑜伽學院學習瑜伽的英國女孩。

季風吹拂南部水鄉——特里凡得瑯

位于西南一隅的喀拉拉邦,緊鄰阿拉伯海,這個由印度共產黨執政的地區隨處可見鮮紅的鐮錘旗。清晨,位于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瑯(Trivandrum)的科瓦蘭(Kovalam)海灘,被季風下的水汽籠罩。印度南部與北部有著明顯的氣候差異,夏季潮濕多雨,與鄰近的島國斯里蘭卡更加相似。

沿著城中小路順山而行, 便可到達1959 年建立的斯文南達瑜伽學院(International Sivananda YogaVedanta Ashram)。學院是由SwamiVishnudevananda 與 H.H SwamiSivananda 兩位瑜伽導師共同創辦的,在奈雅(Neyyar)水庫一側占有約5 公頃的土地,周圍椰林環繞,綠樹成蔭,舒適的環境使得這里更有利于瑜伽修行及冥想。

印度瑜伽行者

瑞詩凱詩路邊的修行者。

斯文南達瑜伽學院,旨在將瑜伽這門古老的科學融入每個人的身體、意識、情緒以及精神層面,最終建立一個平和的世界。這里提供7~14 天的短期課程,內容不僅包括傳統的瑜伽,還有許多對于放松與調整身體的按摩手法,從生命的最本源去體會內在心靈與宇宙的關聯。

在這里,有著來自于世界各地的瑜伽修行者,有些是瑜伽老師,有些則僅僅是為了體驗這樣的修行生活,而更多人卻是為了尋找心靈的歸屬。許多人到達這里后才真正體會到傳統瑜伽對身心靈所帶來的啟迪。我們偶遇一位來自英國倫敦的女孩兒,這已經是她第二次來到這里,每日4 小時的瑜伽課程,包括冥想以及阿育吠陀。選擇再次到訪,不僅僅是因為舒適優美的環境,更多的是能夠令她遠離城市生活的氛圍,尋覓到身心的寧靜。放松身心之后,當她再次回歸城市生活時,能夠帶給她更多的力量。三年前,當她第一次接觸瑜伽時,并未從精神上與它產生共鳴。一年前,當她更深入地參與到瑜伽的修習時,才發覺瑜伽已經成為了她生命道路的一部分。這次的課程結束后,她將搬去紐約,傳授瑜伽課程。在那里,她將會把瑜伽所倡導的發掘內心平和、尋找身心統一的理念傳導給更多的人。

印度瑜伽行者

在本地治里有著許多外國移民,他們喜愛兩種文化交融的氣氛,在感受古老文明的同時也將清新的歐式生活方式帶入了當地。

法式殖民浪漫小城——本地治里

位于印度東岸的城市本地治里,有著更為復雜的歷史背景。這里曾先后被英國、法國交替占領統治,1850 年之后則一直由法國殖民管轄,直到印度獨立后才于1954 年正式加入印度成為聯邦屬地。

而在這片區域中的阿羅頗多靜修所(Sri Aurobindo Ashram)則是印度三圣之一的室利·阿羅頗多與他晚年所遇到的精神伙伴Mirra Alfassa—— 一位法國女士所共同建立的。

對于印度本地人而言,這座灰色的建筑內的一切不僅僅可以令人產生安寧并且精修,人們來到此處,更多的則是向往尋覓到一種能夠與自我精神世界連接的處所。無論是作為印度現代哲學大師的阿羅頗多或是被當地人尊稱為“TheMother”的Mirra Alfassa 女士,都傾其畢生的精力通過整體瑜伽論(IntegralYoga)去幫助以及推動個人精神世界的成長。

出于對靜修所的尊重,拍攝是不被允許的,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人們無法再有回顧的機會,于是每個人都真正地把握住了尋訪的當下。瑜伽修行者可以隨意地散坐在石地上,專注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不會被打擾也沒有人發出一絲聲響。在這里松鼠是常客,可以以最親近的姿態拜訪每一個人。這個小世界怡然隱匿于這座曾被法國殖民的小城,一墻之隔,便是另一個世界。

印度瑜伽行者

林蔭大道鎮區街道非常整潔干凈,在此地居住的印度人無論是生活方式或是著裝都更加西化。

在距離本地治里西北部8 公里的地方便是“黎明之城”(Auroville)的所在,這是由“The Mother”于1968 年所建,其宗旨便是遵循了室利·阿羅頗多世界大同的理念,希望建造一個沒有國籍、種族、紛爭,人與人之間保持著最高愛與善的國度。在這里,人們期望通過不斷地學習與修行最終抵達神性的覺知。

黎明之城的中心是被稱之為Matrimandir 的金色球體建筑,是城市之魂,象征著地球上新意識的誕生,對于整體瑜伽實踐者們而言,它同樣也是一種精神象征。坐落于“和平之地”(Peace)的Matrimandir 在陽光下很是奪目,因為沒有提前預約,我們錯過了進入的機會,也無法親眼見到當日光透過中心的水晶玻璃球照射整個冥想中心時的模樣。由于“The Mother”的離世,在1973 年之后黎明之城的修建遇到了資金短缺的情況,可即便如此,在許多私人捐贈者、國際政府、非政府組織的支持下,這里仍舊在不斷完繕中。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 上海11选五下期预测专家 四中四精准平码网址 甘肃快3全天网页版计划 浙江省快乐彩 幸运28神测网 现在靠互联网怎么赚 浙体育彩票20选五 3d对应号对应码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李逵劈鱼1比1现金版本